怒江 - 对其源头的探索

前往怒江源头

黄效文
甘肃敦煌 - 2011年6月21日

Satellite map showing source of the Salween River这一切就像昨天才发生的。可是我休养刚满一个星期,才能开始记述。

“会送命的!”宋浩昆叫出声来,身体发抖。他跌跌撞撞地刚进屋,几乎处在休克状态。我们正在牧民的营地。他的颤抖似乎有传染性,我只比他早进房子几分钟,从肩膀到脚底全冻僵了,主要是身体的左侧,因为暴风雪从东面袭击,而我们骑着马是朝南边走。宋的脸、手、膝盖、双脚都无法控制地打颤。种种迹象显示他在失温的边缘。一旦处于失温,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使身体恢复温暖,而且还不一定能恢复。好在火炉熊熊地燃着,每隔几分钟就添新的牦牛粪。

我要人拿杯热水倒在他的手上,让手解冻,并且坚持要他双手捧着另一杯热水。他抖着两手喝下一杯热水。宋是云南大学的教授,平常乐呵呵地,这回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平静下来。“我从马上掉下来一次,又爬上马鞍。可是我知道如果再滑下来一次,我一定爬不回去,就会被冻死,”他语气平淡,实事求是地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