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开始消失的
三十五年前后的

黄效文
江苏省苏州 — 2009年7月26日

1974年在苏州的大运河“上有天堂,下游苏杭”
几个世纪以来,这个谚语广泛流传,反映出这两座城市的静美。

我在1974年第一次来到苏州,在1977年、1986年、和1988年重游旧地。20年后我又来到这里。在1988年,关于这座有无数运河和桥的独特城市的记忆被极速的变化钝化了,我失望之极。

这次,面对这座磨灭了所有文化历史踪迹的新城市,我的幻想破灭了。我鼓起勇气,走访了几个被鼓吹为古城之美的地方,对于商业化和华而不实的美,我极其沮丧。仅存的几所古代建筑被用作商店和餐馆,偶尔会在里面发现些展览品,但精品博物馆也过于商业化。白天悬挂的无数红灯笼在夜晚被点亮,让适宜游览的印象变得粗糙不堪。

原来到处是稻田、运河、和小桥的城郊已无处可寻。取而代之的是用现代建筑和设备武装的新IT和工业小镇。即使站在我居住的宾馆23层楼上鸟瞰,也找不到一点农场的痕迹。现代新苏州已经完全取代了我所知道的那座古城。

在过去,我曾参观过无数的历史园林,并写了很多文章向西方人介绍这里的建筑物和奇异的景观。在那时,当地社区和建筑是对这些园林的补充。现在,园林依旧,老邻居们却早被改造。

苏州贝津铭博物馆狮子园,曾经是著名的美籍华人建筑家贝津铭的家庭财产。在园内,有无数的各种造型的石狮子,或玩耍或休息。无数游客涌进园林,使人无法欣赏这些园林的原始静谧之美。

对于苏州建筑之美,唯一让人欣慰的也许是,贝津铭先生最后的创作和对附近当地有白墙、黑瓦屋顶和几何图案的建筑的阐释,这体现在他所设计的苏州博物馆上。总之,在高度商业化的苏州之外,博物馆是免费的。有了这次体验,我对苏州最好的印象留在了三十年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