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的复活节

黄效文
云南茨中 — 2009年4月12日

姚飞在复活节时为会众分发圣餐 神父姚飞梳着平头,大约五尺四寸高。尽管他身材矮小,穿一袭白袍的他在会众面前显得很高大。在大山飞地里,姚神父在湄公河附近的原始山谷里领导和服务着在西藏的基督信徒。 他已经来到这一年多了,到这个村庄他牧养了羊群。这个村庄80%都是基督徒,而不是西藏地区很久以来都笃信的佛教。姚是内蒙古人,但他18年前在北京得到培养成为一名牧师。他在20岁时成为一名天主教徒,现年45岁。

在教堂院子外,我随姚神父四处走动。他用扫帚将通向教区的石板路上垃圾打扫干净。“我必须抓紧时间,大家马上就来了”,他头也不回的说到。他挥挥手告诉我,找个合适的时间问问题,而不是在他要在一个小时内准备迎接弥撒的时侯。

我心怀感激,静静地坐在后面,观察进行在高原上的复活节。茨中教堂已存在一百多年,它是在1905年由巴黎的法国驻外代表团的牧师创建的。

复活节前茨中教堂里的夜间礼拜 法国牧师在云南建立了第一个葡萄园。毕竟,他们需要大量葡萄酒,由此开始了中国西南地区的酿制葡萄酒的传统。

很多年以来,许多牧师在当地佛教教徒和和尚的敌对和骚扰中丧生,他们的数量递减。在1931年,法国人决定离开。大主教召见瑞士圣伯纳德使团,他们居住在阿尔卑斯山上,以他们饲养的同名救援狗—圣伯纳狗而闻名。这些瑞士牧师,尽管更加熟悉极端的高原气候,在传福音时也挣扎在极端气候和人为困境中。在1949年,最后一位瑞士使团的牧师神父托尼被谋杀。罗马教廷宣布他为圣徒。

这就是在西藏边缘传异教福音的风险。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有外国牧师都被驱逐出境。最后一个离开的是神父萨维奥,现年90岁,已从瑞士马蒂尼代表团退休。经营茨中教堂的任务落在一群中国年轻牧师的身上,他们曾被法国和瑞士人培养并授予圣位。

冯记国,现年81岁,他的教名是弗朗茨。在1949年,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到达云南时,青年的他进入学校,以成为一名牧师。他放弃了学习,但一生中都是个虔诚的信徒。在礼拜开始前,我们在教堂里聊天。他告诉我一年前当他收到萨维奥的信他是多么的骄傲和兴奋,信中告诉他法国使团即将来访。

在教堂寺院里的烛光中祈祷 我的队友和我在此制作关于西藏早期代表团的记录片结尾。一年前,我在圣伯纳德使团采访神父萨维奥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段关于牧师在1947年至1948年间来到这里的长达48分钟的黑白纪录片。因为没有解说,我们让电影制片人克里斯•迪金森(Chris Dickinson)和西藏地理学家卡缇•巴发垂勒(Katia Buffetrille)采访了神父萨维奥,在电影中,他是个年轻的从欧洲来的牧师。现在,电影拍摄到了最后阶段,我想知道一个世纪之前建立的教堂的今天,特别是在复活节的时候。

昨晚,我看到了70多个西藏人参加了由姚神父主持的特殊的烛光礼拜。今天,300多人来到教堂,包括很多老人和至少12个孩子。很明显,基督教在这个西藏边界遥远的角落里欣欣向荣的发展着。在弥撒开始前,许多妇女和几个男人向神父忏悔。弥撒结束的时候,我起身离开。在我身后,人们在圣坛前站成一排领圣餐。如果神父萨维奥能看到这个场面,他一定会微笑。同样地,圣莫里斯也会从天堂里微笑地看下来,因为他知道他不是白白的牺牲品,而是一个成功地把福音带到青藏高原的殉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