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还是修复

黄效文
海南洪水 — 2009年12月6日

一间重新修葺的民居一间重新修葺的民居当你来到一个经受了时间的打磨,破旧不堪的村庄时,睿智的人不会去干扰它。一少部分人会去修葺它,尽管要克服很多困难,包括寻找时间和资源。很不幸的是,中国探险学会里就有很多这样的人。

我和我的队友们在2007年3月第一次来到洪水村。村子正面临着在两周内被拆除的命运。政府鼓励用水泥砖瓦房代替传统的“临时”建筑。那样,我会为这个独特的少数民族的标志的消失而哀叹,写它的故事,为此惋惜,我也会用有限的图片和视频短片来记录它的过去,那将省去我和同事们接下来许多年的种种麻烦。而大多数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相反,中国探险学会行动起来了。我们给重要政府部分打了很多电话,延缓对海南原住黎族完整的传统村寨的破坏。黎族共有120万人。我们的呼吁让拆除工程延缓了几周。在3月底我返回这里,提出了保护至少一打左右的保护茅草房的建议。最后,我们的申诉受到了重视,政府决定保留整个村子里全部的70多所房子。中国探险学会在保护和修复工作中起了带头作用,为多达20所房子提供了多功能用处。

村庄鸟瞰图两年很快过去。第一阶段修复了九所房子,其中三所很出色,将传统棚屋修葺成度假村的模样。夏天时一队学生来此实习,为将来的博物馆展览收集物品,第二阶段即是对5到6座茅草房的修复。

其中的一间房子将会成为一间小剧场,放映一些相关话题的影片,既包括渐渐黯然失色的文化和传统,也涉及经济社会发展对村庄的影响。这此旅程我和11个来自新加坡的学生和教授相伴而行。他们此行再次把一些视频短片整理在一起,以备在将来的影院里使用。

就在昨天,由旅游局带队,省政府带领很多来自美国的建筑师和设计者以及很多潜在投资商来到洪水村参观。他们心怀敬畏的看着我们的工作地点,热情地表扬我们,因为我们的建筑已经成为医疗卫生环境极差的破旧村庄中的一片绿洲。我们的队友一定会为工作得到肯定而雀跃。

我们也成功地吸引了众媒体的注意力,包括美国的《华尔街日报》、英国的《皇家地理学会杂志》、新加坡的《海峡时报》、香港的《TVB》、台湾的《经典杂志》和中国的《海南日报》。在这趟旅程中,北京中央电视台的制片人也在此讨论未来的发展故事。

但是更艰难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第三阶段将充满挑战:怎样维持挑选出来的活动;怎样保持文化的活力;怎样同时保持经济平衡。这需要一个完整的计划,包括如何管理,训练当地人使其成为自己文化的看护者。理想情况下,我们要制作出一种能满足外界市场的模式,无论是旅游市场还是艺术手工制品的销售,都将为村民和村庄提供一种连接着他们过去的新生活。

实习学生在中国探险学会的工作地进餐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志向会被现代化,逐渐改变,被整个主流社会同化。 怎样在传统和现代的基础上延迟这种改革,是中国探险学会在处理海南模式时面对的挑战。

要把视角落在一个理想的情况里很容易,但我们也意识到这需要承诺、奉献、坚持、资源、专业和运气。我称其结果为“合理保护”。在几年之内,我们就能发现是否我们能达到那种程度。这期间,我们没有时间做梦,因为我们会更努力朝下一阶段迈进。

从洪水村越过河流,在最高的山峰上,我看到一座新塔竖立起来。建成后,村子里将会有移动电话服务。现在,我们每天必须开车或爬到一个制高点处,借助那遥远的塔,我们的手机才能接收到两格信号。

道路通达,电视天线进入每一家,水电得到保证,洪水村开始了走进现代世界的新里程。村民们向充满希望的未来迈进,一两代之内,他们将会珍视我们正在保护着的他们的历史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