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纳帕海湿地捕捉黑颈鹤

刘强
云南纳帕海 — 2009年4月7日

黄效文译

在捕获的黑颈鹤上安装仪器 迁徙的鸟在秋天到达,春天离开。它们从哪里来?它们要到哪去?它们下一年还会不会再来?对于对科学或仅仅对自然感兴趣的人来说,这始终是个谜。传说在2000年前,在吴国的一个宫殿内,一只腿上栓了红线的燕子被放飞,以此验证第二年它还会不会再飞回来。

纳帕海是在中国西南部临界青藏高原香格里拉的一块湿地天堂。原始的生态系统为黑颈鹤提供了理想的冬季栖息地。每年当高原上的天气变得极其寒冷时,300多只黑颈鹤就会从北部迁移到这里。当春风亲吻新绿的草原时,农民开始耕地,播下小麦种子。这种充满灵性的鸟儿,似乎听到了来自北方的召唤,开始了大规模迁徙。看着他们越飞越远的背影,我们不禁问道“他们去哪了”?

现代科学技术满足了我们的求知欲,甚至实现了我们的梦想。新近发明的卫星跟踪技术让我们能够跟踪鸟儿的迁徙。为了弄清楚黑颈鹤的迁徙,中国探险学会、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国际鹤类基金会和国家鸟类环志中心开始了一个四方合作。在2009年1月,在得到国家林业局捕鹤的允许后,这个项目启动了。

在最冷的一月份,凛冽的暴风雪在纳帕海纵横。甚至皮毛很厚的牦牛都躲在牲口棚里不出来。去捕鹤的队员们离开学会中心,天刚破晓我们就乘坐越野车,在泥泞的路上颠簸前行。我们的靠近惊起了一群栖息在湿地边的鸭子。但是队友们都非常激动,精力旺盛地盯着我们前面一队黑颈鹤。今天,每个人都暗想,一定会是精彩的一次田野经历。

安装新的陷阱 我们一到达,中国探险学会工作人员阿苏提出进一步意见,在冰上用斧子凿出一条安全的路。我们剩余的人也用可利用的物品和用具来帮助完成工作。抓获黑颈鹤最重要的步骤就是把陷阱设在黑颈鹤最可能会经过的地方。如果陷阱的放置地点不对,一切都是徒劳。所以,由了解黑颈鹤活动的专家制定的计划至关重要。然后其他的队员按照计划设陷阱。在经过四个小时艰苦的工作后,第一批陷阱完成了。接下来的是漫长的等候。

在开始我们就对这项艰巨的任务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事实证明困难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在2个多月,我们设置了3000多个陷阱,但我们的抓获数量却令人沮丧。在纳帕海有40,000多只冬季黑颈鹤,而我们的目标只是300只左右。这些迁徙鸟类和其它家养动物给我们制造了意想不到的阻碍。

无意之中,我们捕获了大量鸭子。如斑头雁和黑鹳。我们还抓获了一些猪和狗。尽管这些动物破坏了我们得陷阱,让我们十分沮丧,但看到它们恐惧而充满祈求的眼神,我们还是很快的放了它们。为了确保被抓住的黑颈鹤不被陷阱所伤,我们必须每天早晚两次检查所有陷阱。每次,我们都带着很高的期望出去,失望的一无所获的回来。在抓第一只鹤时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渐渐的挫伤了我们的斗志和精神。

黑颈鹤迁移出纳帕海的路线 我是这次捕捉和卫星跟踪的负责人。一想到我们的努力也许会失败就让我心事重重。抓不到黑颈鹤就意味着要放弃此项目,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我开始吃不下睡不着。在几周之内,压在心头的事情让我体重下降,一下就瘦了3公斤。

中国有句古语:“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意思是说,好的团队合作能征服最恶劣的困境。因此,我召开团队会议,希望找出一个新的计划。我们决定采用不同的陷阱,在夜里把陷阱从它们的栖息地重新安置到黑颈鹤的繁殖地。一旦达成一致,每个人又马上投入工作,重新安置陷阱。

在一个多月的考验和失败后,在1月12日,我们终于抓到第一只成年黑颈鹤。当我视线里出现第一只被捕获的黑颈鹤时,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每个人都很兴奋,这份兴奋难以用语言表达。我们冲过去,将黑颈鹤从陷阱里解救出来。我们很快的记录各种生理数据及其它重要数据。然后我们小心的将79631号卫星设备绑在黑颈鹤背上。

这个设备是一个小的塑料盒子,长6.4厘米,宽3.4厘米,高2.8厘米,重88.7克。对鸟的正常飞行或地面活动无影响。设备上有一个短天线,作为连接太空中卫星轨道的传送器。它最多可以运行两年,定位鸟儿的位置,通过卫星传送到空间站,最后传送到我们的电脑上。隔六个小时数据变化一次。每晚,数据都会通过邮件在11点传送给我以供分析。在两年后电池耗尽后,它会自己分解,从鸟身上掉落。

我们打开设备,放飞鸟的时候,我们的电脑就开始跟踪鸟的行迹,从而了解它们的日常活动。在这只成年的鹤飞远之前,我们看着它轻轻的有点摇晃的走开。当它飞出我们的视线时,我们都松了口气。我们从心里为它祈祷,希望它能够快乐的活下去,迁徙到遥远的繁殖地。

绑在黑颈鹤身上的卫星设备 现在我们的任务不再是捕捉黑颈鹤,而是通过卫星跟踪鸟儿的日常迁移路线。在此时它在哪呢?它还健康吗?有没有受到被捕获的恐怖的经历所影响?它离开纳帕海了吗?它会安全到达繁殖地吗?这些问题一直在头脑中萦绕。每晚11点,我坐在电脑前,紧张的等待着数据。然后第二天早上,我会告诉队员们鸟的新位置。

在4月7日中午,79631号黑颈鹤最终起飞离开了纳帕海。在它离开的第三天,它到达四川西部的新龙县和白玉县交界处的一个小高原湖和湿地。横跨它的冬夏活动地,它总共飞行了400多公里。到达这里后,它每天的活动都在一个小范围内。黑颈鹤,我的朋友,希望我们来年冬天纳帕海再见。

(第二只鹤在3月14号被抓获,它是一只半成年鹤,在纳帕海一直待到五月末才离开。偶然地或出于命运的安排,第一支鹤停留的繁殖地离四川西北部的土木寺很近。很多年来中国探险学会在此控制山地滑坡以保护一个重要的寺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