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HINA EXPLORATION AND RESEARCH SOCIETY

since 1986

Explore ● Research ● Conserve ● Educate

满洲里狩猎部落

满洲里狩猎部落
鄂温克族亚古特部落曾经是一个在中国东北部边疆的游牧狩猎部落。他们人口总数不足200人,也是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少数民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的生活方式改变较大,文化认同逐渐消失。1983年,中国探险学会第一次探访了鄂温克地区,1988年,我们做了一次记录片之旅。这次探险记录了最后一个萨满口述的古老历史,这个年迈的女人经历并完全了解这个鲜为人知的民族的宗教历史。他们大部分正在消失的物品被收集起来,在中国探险学会中甸中心展出。学会也收集到大量的书面材料,用以进一步研究和保护这个独特的少数民族的历史。

1983年寒冬,效文(How Man)展開了一次《國家地理》雜誌的遠征,前往滿洲地區。此次遠征的目的是研究兩個鮮為人知的少數民族——鄂溫克族和鄂倫春族,他們生活在中蘇邊境。

在冰天雪地的1983年冬天,侯曼参加了一次《国家地理》杂志的远征,前往满洲地区考察两个鲜为人知的民族——鄂温克族和鄂伦春族,他们居住在中苏边境线附近。

这次远征在冬季的雪地和酷寒天气中进行,有时气温低于零下30摄氏度,这还不包括风寒因素。然而,这次考察成功地记录了这两个少数民族,他们正处于文化消亡的边缘。随着伐木业的侵蚀,两个民族的传统文化正在迅速瓦解。他们的年轻人都被招募到林业部门工作。栖息地的丧失和现代步枪和陷阱对猎物的捕杀也使得他们的主要生计——狩猎越来越难以为继。

在与鄂温克族的采访中,探险队与部落的关键成员进行了谈话,了解他们的近代历史、迁徙方式以及中国唯一的最后一群饲养驯鹿的现状。这群驯鹿约有1,000只,传统上被鄂温克族用作运输工具,帮助他们在森林中寻找新的狩猎场地。

随着狩猎渐渐不再是主要职业,鄂温克人开始过起了更加定居的生活,政府政策进一步促使他们进行搬迁,建立了一个新村庄,旨在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如教育和医疗保健。很快,这些锥形的覆盆子屋,类似于北美印第安人的帐篷,就几乎看不到了。只有最后一个覆盆子皮划艇的样本留了下来。郝满设法从垃圾堆中挽救了许多鄂温克人的工艺品和日常用品。这一初步的收集工作引领了CERS随后的重大民族志收集努力,包括对中国许多少数民族的关注。

邻近的鄂伦春族(也写作鄂伦春或鄂伦春族)的命运也不容乐观,因此文献记录和收集工作扩展到覆盖这个独特的东北满洲族群,他们被誉为最擅长骑马狩猎的人。

在1988年冬季,随着CERS的成立,我们发起了另一次探险,拍摄鄂温克族的最后一位女萨满Nuina。带着满载的驯鹿穿越深雪,我们跟随Lajimi,鄂温克族最有经验和能力的猎人,进行了一次徒劳无获的狩猎之旅。这次旅行可能提供了鄂温克族宗教和狩猎文化的最后记录。我们还收集了更多的手工艺品,今天可能是鄂温克族物质历史最完整的收藏之一。

CERS又在2005年和2012年进行了两次冬季旅行,目的都是为了拍摄并比较过去和现在。截至目前,CERS已经制作了两部编辑过的关于鄂温克驯鹿牧民的影片,分别为1988年和2012年的。

两个少数民族——鄂温克族和鄂伦春族的近代历史,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一旦文化遗产消失,就再也无法恢复。